士说心语 - 海蛎饼,记忆深处家的味道

深夜,窗外的风吹动着树叶刷刷作响,孤灯下,我的思绪涌上心头,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想家的夜晚了。转过头,望向窗外,记忆带我回到了南方那座热情的滨海小镇,回到了那间满溢幸福甜味的厨房中。

每每深夜,越是想家的时候越是挂念家里海蛎饼的味道,从异地求学到参军,这份独特的味道时常化作相隔千里的无尽牵挂。

海蛎饼。

过去生活并不富裕,海蛎饼也只是大家逢年过节才能吃到的特殊美食,小时候成绩优异的我和妹妹,总是能得到父亲许诺的各种奖励,而我们却独独喜欢父亲炸制的海蛎饼。父亲戏谑我们兄妹贪吃的样子,但他知道那是家庭难得的伙食,因此我们家的海蛎饼馅料食材总是比其他人家来的丰富些、料更足些、个头更大一些!

灶火。

打米浆、切菜馅、洗海蛎……最后在特质的勺子上用米浆裹住一众食材,放进油锅里炸制。等到油锅泛起金黄酥脆的海蛎饼时,围在灶台边上的我和妹妹便争抢着品尝这美味,吃得满嘴油渍还直勾勾盯着下一块即将出锅的海蛎饼,父亲满脸微笑,一边忙着制作海蛎饼,一边叮嘱我们慢点吃,别烫着嘴。一家人聚在小小的厨房里欢声笑语,生活简单幸福得就像灶中的炉火一样满是欢腾。

金灿灿的海蛎饼。

父亲极其疼爱我们,即便生活有太多再艰辛,他也不吝奉献出自己的一切。小时候,我和妹妹的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夏令营活动,我们每回都不报名,父亲知道我们是担忧报名费,不想给他增添负担。但总是笑话我们兄妹为“离不开家的孩子”,背地里却悄悄为我们报名,我们知道这定是他又多走了几十里山路卖山楂,去枇杷园给人挑果儿,又多爬了很多层楼挑建材赚来的。每次参加夏令营,我和妹妹的包里总是能够塞满父亲购买的各种零食,当然还有那热乎的海蛎饼,父亲说:“以后无论你们走多远,海蛎饼就是家的味道。”

制作海蛎饼。

几年后,我们相继离家求学,再也不是父亲口中离不开家的孩子了,甚至走得很远。但无论我们走多远,每每想家的时候,总是怀念那口满嘴油香的海蛎饼,还有那段厨房里的甜蜜时光。

我和大妹参军后,回家的次数更是有限,每每回家探亲,父亲便一头扎进厨房制作海蛎饼,我想对于孩子的思念与牵挂,也都裹在这小小的海蛎饼中。

临近假期结束,父亲总会起个大早开始忙碌,洗菜、烧油、制作海蛎饼……海蛎饼制作简单却又繁琐,往往需要在灶台前站立好几个小时,我们觉得太过麻烦和劳累,但是父亲笑着跟我们说:“吃饱了,不想家。”

父亲忙着制作海蛎饼。

是啊,吃饱了不想家,现在父亲极尽全力让我们放心工作、安心求学、追逐梦想,他不愿让我们为他操心太多,他就是这样一个像山一样的人,高大、沉稳……深沉的父爱里,话不多,却写满了温情,像一泓清泉细无声地养育着让他骄傲的孩子,在孩子的心里种下家的种子。

此刻望向故乡的我,慢慢走进梦乡中,走进父亲的厨房里,接过他手中的勺子,在跳跃的炉火上,炸制着属于家的味道!

来源:解放军报客户端

作者:周静

责任编辑:禹云飞



上一篇 -- “五一”将至,黄河之畔“世外梨园”拉满节日氛围
下一篇 -- 解气!世卫称中国隐藏数据,要求公布帮助新冠溯源,中方反将一军

返回到首页